. 未登录

广告门

一个行业的跌宕起伏

动态  | 2019-01-31 9

近两年 , 他们拍出了中国最好的几支广告片

近两年来国内不断出现一些电影大片质感的广告片,当我们回顾这些广告片时发现,其中很多条片子的制作方都来自赤马——近两天惊艳了大家的卡萨帝《不凡管家学院》是,曾经惊艳过所有人的《小人国》、《自由图书馆》、《相信小的伟大》也是,它们的完成度和质感都代表了近两年国内顶尖广告片的水准。



这背后的推动力是什么呢?是客户的审美和预算不断在提高吗?是创意不断在升级吗?

 

当我们带着这些疑问来到赤马一探究竟时,赤马的三位创始人Arthur、大雷、韩墨和合伙人监制Angel都觉得,这样的大片的出现当然是一种“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每一位参与其中的工作者的凝聚力才促成了这样的好片。

 

也许对于追求极致的人来说,每一年的进步并不是和市场比较,在被人的口碑与评判中求满足感,而是来自对于自身的超越。对赤马来说,17年出街的OPPO《小人国》和18年出街的阿里巴巴《相信小的伟大》是至今为止自己也无法超越的经典。

 

“它们不因为时间的流逝被人遗忘,或者不值得再一提。但是这些片子肯定不便宜,从每个细节讲它都是有含金量的。而成就这样片子的,其实是我们特别在乎的那些细节。”大雷更愿意让大家明白团队付出了怎么样的努力。

 

 变不可能为可能 

 

《小人国》项目的拍摄和制作是很多团队协作完成的:导演来自以色列、和《不凡管家学院》一样,拍摄地点在布拉格、摄影师来自法国摄影师、后期团队来自以色列,制作团队在上海,客户在深圳,同时还有来自台湾的双语制片、双语副导……每到开会的时候,就像世界各个民族开大会一样,协调在北京时间晚上10到11点开始,每次基本都是两到三个小时起跳。


语言的障碍是导致每次会议,甚至是内置会议延续很久的一大原因,每一种语言都要通过英语来统一表达,然后再一次翻译成各个国家的语言供各个团队内部讨论。《小人国》除了拍摄外,大量的工作是集合在后期的,所以对于后期制作的讨论又是一个个繁杂而庞大的工作。


当时赤马团队在全球范围内找了很多擅长后期并且叙事感比较强的导演,包括来自瑞典、且曾经和OPPO合作过的一位导演。但他们在继续搜寻的过程中发现了以色列导演Eli,在看到他的treatment后,大家感觉成片应该就是这样子的,包括音乐和服装设定都非常详细也非常符合脚本的设定,同时Eli导演十分熟悉布拉格各个场景的情况,于是决定了和Eli的合作。

 


导演Eli提报的画稿,每个画面跟成片已经非常接近

 

每逢大型项目,赤马都会从资源网中找到合适的导演


concall的内置会议上,美术、道具组、后期等团队所要讨论的内容

 

《小人国》运用了大量的特效镜头,每一个镜头都有很多层组成。拍“小人国居民装饰城市”的画面时,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是这样的欧式古典建筑去哪里找?就会涉及到locationmanager的工作,需要布拉格当地的场地经理来配合。当找到穹顶后,要继续考虑的问题是要实拍吗?如果要实拍人爬在这个穹顶上,会有危险程度的评估,如果分层拍摄,就要讨论拍穹顶这一层和后续拍人这一层画面时,人爬的梯子跟穹顶之间的比例是怎么样的?要做多高的梯子?人跟穹顶之间的对比是几比几?诸如此类的繁琐的问题都需要不同的team一起讨论、跟进、了解。

 

这次项目整个制作团队至少开了三次内置会,每次都需要三个小时左右。其中一次的内置会议的名字叫“砍价”。这样大型的项目非常消耗预算,加之精益求精的团队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很容易超值预算。但是制作公司的责任除了协调统筹工作,还要想办法帮客户“把钱花在最合适的地方”,开源节流。

 

《小人国》拍摄花絮 


导演Eli有丰富的拍摄经验且对细节要求极高,所以赤马同步帮他推荐了相当程度的摄影师,和布拉格、上海的美术团队。“因为只靠导演的能力没有办法成就一条片子,而要靠整个环节,包括服装、细小的道具、场景的选择等决定共同促成的。”

 

《小人国》的摄影师过去经常拍好莱坞电影,也在欧洲拍电影。在拍完布拉格的部分回到中国拍摄时,他需要一个在布拉格用过的镜头,然而国内没有这种镜头,搜寻过亚洲所有地区后,大家在日本找到了这个镜头,于是赤马专门派人从日本运来这颗镜头,只拍完一个画面后又派人送了回去。

 

布拉格的场地租赁有严格的规定,如果镜头中出现了20户人家的房屋,就必须和每一家上门洽谈,直到得到对方的同意才可以拍摄。对于这样的事情,制作公司也必须努力去思考怎样用最少的时间和预算拍出最满意的效果。

 

在布拉格的拍摄中,用到了一个将实景同比例缩小的小穹顶,赤马团队需要把它运回上海完成上海部分的拍摄,但是没想到在出海关的时候遇到了麻烦——为了保护穹顶,工作人员把它放置在了木制的箱子里,但是要隔一个礼拜才能出关。麻烦的是拍摄时间就在第二天,大家都焦头烂额,不知所措。最后大家发动所有力量通过海关和政府在6个小时后取回了穹顶。Arthur说:“我们对片子品质的追求就是在于很多时候要想尽办法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时刻提醒自己创造可能。”


小穹顶,现在作为装饰物,摆放在赤马办公室

 

为了匹配精致的拍摄和后期,赤马在配乐方面也下足了功夫。他们在欧洲当地找到二十多位演奏家重新在大型的音乐厅演奏了背景音乐,同时改变歌词并请歌手重新演唱。

 

因为对细节的种种把控,客户最终除了小屏幕的投放外,另外还投了那一年春节某电影的映前。“上大银幕我们也不输的。”赤马最终帮客户实现了广告片更高的价值。

 

 相信小的伟大 

 

不同于奇幻故事《小人国》,更多时候需要考量技术层面的最终的画面。《小的伟大》则取材于真实故事,而且是阿里巴巴集团专门为平昌奥运会准备的公益片,所以在整个制作过程中,赤马需要和真实的演员去交流,不断地协调每个人的拍摄状态,去挖掘和发现一些额外的惊喜。

 

因为肯尼亚国家自身的情况无法支撑这样一次专业性的拍摄,赤马跟他们在意大利的合资公司Castadiva将拍摄地点选在了南非。片中的那群球员年纪非常小,更没有拍摄经验,也从未迈出过国门。其中一些人还不符合出国的标准,赤马国际资源部的同事就帮他们垫款,通过各种关系加速进程,并且办好各种手续,把他们送出国门,赶上了这次拍摄。这些球员虽然身处冰球队,但是肯尼亚并没有像样的冰球馆,所以南非之旅是他们第一次踏入真正的球场。拍摄结束后,工作人员问肯尼亚的球员,要不要去好望角等景点去逛逛,但他们却回答,能在冰球馆多待点时间吗?



 

《相信小的伟大》这一项目的比稿时间定在双十一之后,为了准备这次比稿,赤马团队和两位导演做了沟通,而最后确定的导演并不是赤马主推的。当时阿里负责人看过案例后总觉得还差一点意思,于是,Arthur放了另一位导演的片子,这时候大家觉得感觉对了,最后有惊无险赢得了比稿。

 

从赢下比稿到三条片子交片,团队只用了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这通常是国内普通15s、30sTVC的制作时间。但是拍摄途中仍有种种困难需要克服。

 

在南非拍摄现场,因为真实的演员在开拍前一直没有到位,大家想了很多方法也没有搞定,都悬着一颗心,甚至想到临时换演员的对策。但是基于片子的真实性,一定要用真实的演员。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重拍。但是背后需要的时间和预算明显不允许这么做。现场不仅制作团队压力很大,代理商也很紧张,另一边,客户询问的电话从未停过。当大家左右为难的时候,第二天上午在拍鸭子那场戏的时候,大家接到演员可以到达的信息,感觉石头落地,都开始鼓掌。“我觉得它有运气的成分在。但是也告诉我们前期准备要做更充分的准备。”回想起当时的场面大家还是会唏嘘,但也是这些额外的经历给了赤马更丰富的体验和经验去面对未知的困难。



即使给制作团队的时间非常紧张,但是后期三条片交Acopy时确是一稿过的。因为大家积极又默契的配合,使得制作过程很顺利。当Angel在酒店和导演一起看完片时,大家都发出了“wow”的感叹,是一种久久不能言语的震撼。“当你经历了很多后,再看到结果的那一刻,并且大家对你有一致的认可,那种成就感是难以言语的。”

 

和对《小人国》中BGM的精致追求一样,《相信小的伟大》的BGM同样是赤马团队和以色列作曲深度沟通后,由五十多位演奏家在布拉格的一个百年木制演奏厅中现场演奏的,大家认为这样的现场和音乐厅录制的效果比较符合感性影片。


 

仿佛是一种巧合,《小人国》与《相信小的伟大》这两部片子都以“小”来命名,而它们本事所讲述的主题和带给观众的感受确实强烈而震撼的。就像在制作背后所有的工作都是每一个工作人员一点一滴努力出来的,当他们在付出的时候,并不会感觉到自己是在创作一个多么恢弘的旋律,而出片后的结果则给了他们的努力一个公正又客观的回响。

 

 “我们是一家本本分分的公司” 

 

“情义”在制作公司是特别被看重的东西。所以不论是对待“外人”还是对待“自己人”,他们普遍会少一些圆滑和精明,多一份情感的投入。在赤马,所有的员工都被称为“赤小马”,他们在进入公司的那一刻开始,就像进入了一个步调一致且充满正能量的集体一样,在这里攒着劲边学习、边夯作品。

 

“言语间”是就赤小马们集中学习的一个板块。“表示我们要在言语之间学习、成长。”“我们需要不断迭代自己的制作经验,如果每天重复的事情中创新,就不会有什么成长。”尽管赤马90%以上的制片、制片助理都是双语制片,除了内部的经验分享和相互督促精进语言能力和身体素质外,赤马还会经常邀请广告公司的伙伴来分享,包括复盘一个已完成项目,归纳问题,在下一次的执行的过程中去规避这些问题,不断打磨自己,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匠人。





“我们自己也在成长,但我们就希望能在能控制的范围内做到最好。这么说听起来好像有点官方,但是是我很真心很真心的想法,我们心里有那个想要做到特别好,想要走出国门、走向国际,做能和国外大片PK的东西的决心。”Angel不断地强调着他们对于质感的追求。

 

吃制作这碗饭靠的就是经验的积累。即使是一个极具天赋和能力的入行新人也无法匹敌一个有10年制作经验、20年制作经验的工作者。赤马的三位创始人收集了这些全球的好导演,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在接到客户脚本的第一时间,他们可以在导演库里推荐最适合、最能把脚本发挥到极致的导演,当有充沛的预算的时,他们又能给导演匹配更好的国际团队。这么多年的经验,也让他们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才能非常清晰地明确要去跟谁讨论?解决什么问题?怎么解决?

 

赤马的国际资讯部专门搜索全世界各地包括国内的新锐导演。这些新锐导演也许在中国没那么出名,但是他们的可操作性和发挥空间更大,容易和国内的团队擦出一些不一样的火花,哪怕用一些小的讨巧的执行方式,也可以做一些不错的东西。



赤马独家代理导演Rafael Kent和巴西巴西女导演组合Bel&Ju

 

但是和国外的团队合作,要求赤马自身的流程正规、严谨和严格。赤马新三板上市后,让他们和国外资源的合作变得更容易和顺畅。韩墨说:“我们是比较有这个意识提前一步去做这个事情的,可能有一些痛,可能会涉及到各种不适应,但我们觉得是值得的。”

 

今年已经是赤马坚持“付款节”第3年了。这一行动至少让业内的人不用担心跟他们合作会有拖欠尾款的的问题。同样在和《小人国》的导演合作的过程中,赤马的信用也打消了导演跟中国团队合作的后顾之忧。

 

 “我们其实就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公司,沿着自己觉得正确的方向本分地着做自己觉得正确事情,然后一步一步地去努力超越自己的片子,就是这样的。”韩墨坐在一边,语气平和,也坚定。


“国内好的内容太多了,它们就像藏在角落的宝藏,一层一层等待着被人们挖掘出来,被好的执行实现出来、体现出来。”在电影行业,逐渐有好作品被国外购买版权放映,这对广告行业的激励也是一样,“我们常在想,这么美的画面为什么不是我们做出来的呢?不能是我们拍出来的呢?”对影像、画面有追求的Angel有点不甘心。


在采访赤马的过程中,以及平时和他们聊天的过程中,“真诚”是被提到最多的词,也是最明显的感受。尽管“真诚”是一个被我们平时在生活和工作中频繁提及也频繁在强调的事情,但是在赤马,这种感觉来得格外强烈,他们的真诚仿佛显得格外耿直和质朴。就像大雷在讲述问题的时候,一定是神情严肃且认真的;Arthur在为合作伙伴做保证的时候恨不得要振臂挥舞来证明自己的决心;韩墨在讲述自己的公司时,还要主动去撇清外界对自己的褒扬和夸奖。

 

“我们对极致品质的追求有执着的信念,才会做好这样的片子。每个导演有导演的要求,每家客户有客户的要求,当我们拿到这么高的预算,所有人在执行的时候都捏把汗担心我能不能做好。我们是通过了前后将近三个月时间的不懈努力才把这个片子做出来的,并且得到别人的认可,得到这么多的奖。”大雷郑重其辞地再次强调着。




《不凡管家学院》

品牌 卡萨帝  |  代理商 胜加 | 制作公司 赤马

《小人国》

品牌 OPPO  |  代理商 意类 | 制作公司 赤马

《相信小的伟大》

品牌 阿里巴巴  |  代理商  proximity | 制作公司 赤马



相关内容
QQ
QQ空间
新浪微博
有道云笔记
印象笔记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