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内打开

4A在逃广告人|三没,仙人也感到很慌张

徐忻怡 2021-05-08
关注推荐 取消
梁玟玟 自由撰稿人 关注
Slide 2
Slide 3
Slide 4
Slide 5
Slide 6
Slide 7
Slide 8
Slide 9
Slide 10

有位资深创意人曾说起,做创意就像是当明星、作家一样,是一个展示个人才华的舞台。某种意义上,创意人就是一群「寻找舞台的人」。


广告圈也从来不乏难掩锋芒的创意人,本系列的关注点游离在广告圈内外,聚焦在「逃离」4A的广告人,他们又在与广告圈交集又不尽相同的舞台上发着怎样的光与热。

本期人物:三没仙人,原名王骉曾任职于KL&K Densign、Acfun Comic、DENTSU ADVERTISING,是多家一线广告公司、互联网大厂的freelancer,目前成立了个人工作室,是一名独立插画师。

作者:严格的杰瑞
图:三没仙人


月入百万、财务自由,不知何故就和独立插画师捆绑上了,在无孔不入的插画教育网课广告里遍地都是拿奖拿到手软、年入千万的自由插画师。
 
wok,真有这么赚,那我每天还慌什么。」
 
说这话的正是位独立插画师三没仙人,离开4A之后他从一个美术指导变成了独立插画师,他说,「独立」和「自由」,是一种本能的向往,有人举着三色旗喊freedom,有人扛着星条旗喊independent,但「独立插画师」、「自由插画师」里的「独立」和「自由」并非如此。
 
功夫总在事外,虚假的插画网课广告利用词义的偏差大做文章,迷惑性的个例居心不良地弱化了独立插画师的功夫与实际劳动成本。
 
「自由插画师确实门槛低,没工作这事还需要什么门槛。」
 
离开广告公司的光环,作为独立插画师的三没仙人开始拥有真正的「姓名」和「标签」,自由之余,慌张更甚。但在去往艺术家的路途上,慌张不过是泥土,被踩成道路,继续通行。
 
当仙人三没」了
 
成为独立插画师的那天,是三没仙人在电通做美术指导的最后一天,上午还在愁棒约翰的新菜单又要改,下午就被通知部门解散了,快乐地做了选择,拿着N+1就回家歇着了。
 
也就开心了两三天,就又开始慌了。
 
-「美术指导的一天和独立插画师的一天,分别是怎样的?」
 
「都是慌得一批的一天。」
 
当美术指导,每天慌进度、慌方案,慌总监突然出现在背后。“要是他指点江山了倒还好,他要是不说话,干站着,更慌。”还要慌吃什么,吃什么都巨贵,慌。到下班的点大家都不走,想走不敢走,慌。
 
也有不慌的时候,那就是不管怎么样,总能拿到工资,总能吃上饭、还上房贷。
 
而成为自由职业者,意味着什么,社保部门给出的解释是,无正式职业、无单位长期雇用合同,无五险一金的意思。
 
仙人「三没」了,当独立插画师的「慌」就由此开始。
 
有项目的时候,慌合同什么时候能改好,预付款什么时候能到账。甲方突然要修改,慌是不是画得不行。完稿之后,还要慌怎么不卑不亢地催尾款。
 
没项目的时候,慌什么时候能接上活,之前说好的项目,什么时候能落地。
 
这种接着地气的消极感和慌张,贯通了三没仙人的职业生涯,从感到很渺小的4A制度里,到自我被放大的独立插画师。
 
「荒谬」插画师
 
在三没仙人的个人履历里,写着这么一段话:
 
Some people say my work is ridiculous.
That’s far less absurd than reality.
 
有人说我的作品很荒谬,
但它远没有现实荒谬。




三没仙人作品集


这位「荒谬」的插画师,也的确「离经叛道」。

 
初中的时候,全班的QQ名大都是火星文拼成的宇智波佐助,他从文言文的偏好里走出了点小众的路子,“五柳先生、东坡居士,那我就叫三没仙人好了,一个啥也没有、满不在乎的得道仙人。”
 
大学时代就看不惯「哼哼唧唧把设计当作艺术品来搞的风气」,认为设计不应该只有一个面孔,「这玩意就要商业、要多元化。」
 
当时电通是班上同学心中的圣地,因为学院里的两位老师徐岚和蔡仕伟正是北京电通的,「鬼才十则当时记得比八荣八耻还熟」。徐岚的一句「超市就是我的作品展」,更是让三没仙人觉得「真TM燃爆了」,也引发了对广告公司的无限向往,「到群众中去,做商业的大众的东西去」。
 
-「还记得第一个出街作品是什么吗」
 
三没仙人的第一个出街作品是三星NOTE 2,当时刚到北京的他,找不到工作,跟着杰尔思行的胡庆总监做FREE,给美术指导画画插图,拼拼layout,当时主要做的就是NOTE 2。完稿之后,在国贸地铁站投放,「看到自己做出来的东西,铺天盖地‘强奸’着每一个乘客的眼睛,一种职业自豪感油然而生」。
 
-「广告的从业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不是每一个项目都要冲戛纳,但每个项目都是要出街的」,三没仙人认为,不长不短的广告从业经历,给他带来最多的,是「不纠结」,不是不负责任,而是结果导向的各种因素驱使下的「不能纠结」,没人会停下来等你。
 
在所有创作领域的采访里,都避不开一个问题,我们总是在问怎么去平衡和协调商业和创作,两者确实有割裂之处,那偶尔不妨就用割裂的思路去看。
 
在问到,创作灵感都来自于哪里时,三没仙人「割裂」又率直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商业创作的灵感来自于钱,有钱就有一切,没钱啥也不是。做一个投币式的插画师:给钱就动,给多少动多少。
 
个人创作的灵感就比较丰富,来自于对各种社会现象的嘲讽,一个消极的人特别容易产生嘲讽的冲动。(笑)」
 
去往艺术家的焦虑
 
-「如果机会合适,还会进广告公司吗」
 
「但凡有机会,都不要进广告公司(笑)。如果用钱砸,还是愿意的,但我又没什么值得人家拿钱砸的地方。但真要说,我还是更喜欢做独立插画师。」
 
在北京工作的时候,三没仙人经常遭遇公司倒闭裁员,然后开始不停地找工作。这些反复无常的经历,让他的独立意识开始觉醒,依托公司或平台,是很难成就个人的。
 
「再大的公司,你也不过是一颗螺丝钉,离开了公司和平台的光环,你还有多少是你自己呢。三没仙人只有是三没仙人,离开团体、公司、平台依旧能获得认可的三没仙人,才能获得自己的标签和认可」。
 
慷慨激昂的陈词之后,我问,那现在的职业理想吗或者说职业规划是什么呢?
 
「目前的理想是,先活下去。长远一点的话,努力去成为一个艺术家吧。」
 





三没仙人作品《战争赋格》



-「成为艺术家的话,会为代表作品而焦虑吗?」
 
「会,非常焦虑,每次整理个人作品都是四五年前的东西,就会非常沮丧。」
 
对作品的焦虑,是每个创作者,躲不掉的。经验增长的同时,看待事物的评判尺度不同了,也可能损耗掉些创作的诚恳和纯真。三没仙人焦虑着,年轻气盛逐渐熄灭之后,敏感度的降低,愤懑感的掉落。
 
「我媳妇经常说,处对象的时候,以为我是光芒万丈的艺术家,有才气又满不在乎的吊样,现在就是个钻到钱眼里的抠门油腻男子。我就用‘艺术家’也是要吃饭的’来自欺欺人,不知道这法子还能奏效多久。」
 
-「有想过什么时候焦虑会得到缓解呢?」
 
「或许是很多「某品牌X三没仙人」的时刻吧。」
 
一如艺术家如今有诸多较为贬义的解读,但真正的艺术家还是不在于皮肉,而在于筋骨,透过表面形式下面对着扎实专业度不断审核。
 
「三没」的含义从「啥也没有,满不在乎」到「不稳定的焦虑来源」,怎么说呢,艺术家总能跳脱出刻板印象的裹挟,而在去往的艺术家总贴上正向的标签,这只是过程。
 
关联公司: 暂无
标签: 三没仙人 4A在逃广告人
这文章很赞

您可能喜欢的

本站(PC网站、手机网站、APP等)部分文字和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本站将及时处理或撤换